原创作品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 论文发表

古城保护与更新的系统观

       “除了少数例外,大多数生灵发现栖居于一个富于记忆的环境是大有好处的。”创造富有归属感的形体与空间环境,对于人们认识历史与现实间的联系非常重要。对生活延续性的要求和对文化趋同性的要求使社会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历史的激活。正如《世界文化遗产公约实施指南》中所说:我们需要这样一个激活了的环境,就象动物需要生物的地域一样。

       一些城市、村庄或建筑作品能够见证某种文明、某种有意义的发展或某个历史事件,她们属于伟大的艺术品之列,而时光的沉淀使其历史的和文化的意义更为突出。

       因此,保护这些城市、乡村或个别的建筑作品实属理所当然的事。

       苏州是一座具有2500余年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早在春秋时代就开始建城,并建水陆城门,引水入城。它的路河平行的双棋盘城市格局,三横四直一环的水系,高艺术水准的城市天际轮廓线与局部地区的空间处理;体量小、层数低、造型轻巧、色彩淡雅、幽静整洁、粉墙黛瓦的古城传统民居以及小桥流水、“人家尽枕河”的传统居住意境,充分显示出典型的江南水乡的城市形态,具有非凡的艺术欣赏价值。

       不仅如此,更为重要的是苏州古城在社会、经济和文化方面的价值。她不仅具有亲切宜人的生活氛围、风土人情,还具有旅游观赏的无比魅力。苏州古城——一个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发展的、始终保持前进的动力与活力的社会有机体,使过去、现在和将来走到了一起。

       一、社会经济发展对古城风貌的负面影响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社会经济的发展,苏州古城日益由封闭走向开放,从趋于衰落走向蓬勃发展,从里到表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但不容否认的是,这些变化同时也对古城风貌产生了一些不良影响,主要表现为:

       〇城墙被拆,河道被填,道路拓宽;建筑向高空发展,新建水塔、烟囱及楼宇的尺度、体量、色彩与传统空间环境不甚协调;建筑形式发生变化,有少数甚至面目全非,更有一些多层的现代建筑夹杂在传统民宅之间,对整体环境和街道景观影响较大,传统的空间形态受到破坏。

       〇传统功能用地被置换或搁置,如不少住宅、庙宇成为工厂的生产场地;独家居住的院落式住宅演变成为多户合住的大杂院;园林、文物由于年久失修逐渐丧失艺术魅力;多种功能用地间杂布置,互相影响。

       〇工厂及汽车的噪声很大,城市宁静的气氛受到破坏;废水、废气污染了环境,河水发黑发臭,水道不畅,水运待兴。

       〇人口超负荷,使本来就薄弱的市政基础设施的承受能力受到严重挑战。

       鉴于以上种种对古城破坏的情况,有识之士不断发出“救救苏州古城”的呼吁。政府部门也作出了极大努力,疏浚河道、维修民宅、迁出污染工厂、整修优秀园林,并及时作出“开辟新区以松动古城的人口与交通”的重大举措,保护了古城,并为城市的未来指明了发展方向。但是,在传统城市风貌、空间形态、民居建筑风格的保护上,仍存在许多值得探索的课题。

       二、古城保护的原则

       笔者以为,古城保护和更新改造是一项系统工程,应该建立系统观,并采用系统分析方法开展工作。

       任何系统都是一种特定的联系方式,在这种方式中,若干有特定属性的要素经特定关系而构成具有特定功能的整体。古城保护和更新改造工作涉及面宽,也很复杂,是一项大的系统工程。总的来说,就系统本身——古城而言,它包括形象、表象和抽象三要素,并可细分为自然、文化和人工环境三大内容(其中:自然,包括山脉、海洋、江河、气候、地形特征等;文化,包括历史人物、传统活动、民间工艺、街巷风情、名肴佳点、戏剧文学等;人工环境,包括民居、古桥、古河、古泊岸、古代遗迹及名人故居等)。对一个特定的城市来说,它的每一个要素都是相互交融、相互渗透、相互依赖的,谁也离不开谁,因此,对它们的保护就不能就事论事。譬如苏州,其人工环境体现着它深刻的文化内涵,其文化又深植于它那特有的物质形象或表像之中,而其具象或抽象的城市风貌又都是传统历史文化的一部分,三者水乳交融,缺一不可。

       因此,对于古城应该系统地加以保护,应体现整体性、动态型、最优化及模型化的原则。

       1、整体性原则

       自然辩证法认为,所谓整体性原则,就是把城市作为有新质突现的有机整体来对待,而不是把它简单归纳为组成对象的各要素的机械加合。系统整体的性质和规律不等于其要素在单独存在时的性质和规律的总和。系统内部各要素的非加合性是系统的重要标志。

       苏州古城风貌不是由某桥、某街、某河流或者某些特色文化简单相加而成,而是所有要素之间发生相互作用之后形成的结果。有了相互作用,有了新质(“特性”)的产生,才形成有生命力的有机体。人工环境附着文化,文化深植于人工环境,二者又都依托于苏州特有的江南水乡的自然环境之中,如此便形成了苏州独特的城市性格和人类聚居环境的“特性”,形成了苏州特有的“味道”。因此,保护古城风貌不单单是保护某一人工环境,也不单单是保护某种特定文化,最重要的还是要保护其整体相互作用之后实现的所谓“新质”。

       从人的知(感)觉来说,保护古城风貌首先要能保护人们对古城的综合感受,而不只是视觉的东西。帕拉斯马(Juhani Pallasmaa)在他的《建筑七感》中列出了对建筑的知(感)觉以及与这些感觉相联系的知觉、经验和感受,除视觉以外,另外还有声响、寂静、乏味、触摸的形状、肌肉和骨骼的知觉等。他认为建筑不光是“视网膜艺术”,而且还是表现真实生活的综合的知觉场所。因此,单纯地认为对建筑的知觉是通过人们的视觉产生的,而对其他的知觉领域或是不加考虑,或是认为与建筑无关,都是不对的。对建筑单体如此,对建筑群体和城市空间来说就更是如此。

       另外,对于古城保护,重视并保护历史性的土地划分和交通模式、建筑物之间的空间、建筑物与空间的关系(“图”与“底”的关系)、历史性城市与地区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关系等等,也十分重要。

       为了能对古城进行整体性的保护和更新,设计者应深入生活,切身体验,追寻古城真正的“味道”。只有深入地对传统建筑与街区进行分析总结,抽象出那些在历史中既与一定生活方式相适应又能够满足人类基本生活需要的建筑形式,从而寻找生活与形式之间的关系,整理出具有典型特征的“类型”,并抽取出一定的原形,按照新的社会需要,结合其它建筑要素进行概括、抽象、组合,就有可能创造出既有历史意义又能适应新生活方式的新建筑类型和城市空间。不能深刻地感受古城的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及其深厚的文化底蕴,不能全面地感知建筑、空间及其逻辑,是做不出好的规划设计的。相反,还可能导致新旧衔接的僵硬和文化的断裂。

       2、动态性原则

       系统方法论要求在古城保护与更新改造中把握动态性原则,在动态过程中理解研究对象的规律性,而不是把事物当成静态的“死系统”。事实上,任何实际的系统原则上都是活系统。古城以什么方式产生,在其发展过程中会经历哪些阶段,会受到哪些因素影响,以及它的发展前景如何等等,在古城保护与更新改造中都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保护与发展相辅相成,保护古城风貌是发展古城经济的重要前提,发展古城经济是保护古城风貌的必然要求。对苏州来说,社会在前进,经济在发展,完全保护古城一草一木实在不可能。古城区50%以上破烂不堪的古旧民宅已经不适应当前社会经济发展与人民生活改善的需要,理应加以改造,求得新发展。只有一手抓改造,一手抓改善,提高保护水平,才能在实施古城保护与旧城改造中进行积极、审慎、渐进的有机更新。

       古城保护与更新工作涉及投资渠道、投资方式、资金周转、拆迁安置、社会组织等多种因素,是一个逐步实施的过程,也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的演变过程。在此过程中,规划师应密切注意城市发展的动态,为古城的开发建设提供更为灵活的方案,滚动开发,循序渐进,管理时也要有弹性。

       另外,笔者认为,古城动态性发展类似电脑处理中的“层”的叠加。历史文化名城是在不同时代的物质文化信息的“层”的重叠中形成的,这不仅包括前辈留传下来的优秀物质遗存和文化积淀,还应该包括当代留下的信息,当代设计师一定要时刻注意自己给子孙后代留下的究竟是什么。

       苏州桐芳巷地区旧城改造“先外围,后内部;先巷弄,后院落;先管网,后建筑;先公共部分,后其它部分;统一规划,分批分期实施”的规划原则把握了古城动态发展的规律性,通过对外部条件和实施方法加以控制,对每一街坊、每一地块提出不同的的规划设计要求,给不同时间、不同地块、不同对象的更新改造的具体形式提供了一定的灵活性,从而使规划管理具有可操作性。

       另外,苏州市在一些街坊的旧城改造中使用了支撑体住宅的建筑模式,在方法上对旧区改造与更新进行了大胆尝试。根据住宅标准设计不同类型的单元支撑体,并通过单元支撑体的相互组合,提供不同的住宅类型,并使它与当地的建筑形态相适应,既可组合为北京四合院式住宅,也可组合为“院落”式多进住宅。每一个住户单元,除了厕所、卫生间固定外,其余都是敞开的大空间,为住户参与设计创造了条件,住户可在此空间内为自己的家进行再创造,同时也为今后的改变提供了可能性。

       以上种种努力,减少了“沧海桑田”式的突变,增加了循序渐进式的渐变,为古城保护与更新这个大的系统工程的动态性发展作出了贡献。实质上,动态性原则也契合了当代可持续发展的观念,它不仅包括了城市空间形态、古城风貌、传统历史文化发展的可持续性,也包含了城市开发改造全过程的可持续性。

       3、最优化原则

       所谓最优化原则是指从多种可能的途径中,选择出最优的系统方案,即系统处于最优化的状态,达到最优的效果。这个原则着眼于系统整体的最优化,而不是个别要素的性能优良与否。按照此原则,要素性能好,系统性能未必好;要素性能不好,系统性能未必不好。或者说,只有要素间的结构好,系统的性能才好;只要系统性能好,对要素的性能不必过于苟求。

       每一个街区在更新改造时都有多种方案可以选择。道路结构的安排,交通模式的选择,建筑物选型及布置,院落空间和其它空间的大小和形状,各种空间系列的自由组合,建筑物或构筑物的色彩、材料、尺度、体量等等,都有着千万种组合方案。然而,根据最优化原则,古城更新保护工作的成败、效果的优劣,却不可能单单由某个或某几个要素的性能好坏来决定。建筑物的造型再美观、精巧,如果群体布置混乱,与道路不能有机衔接,色彩、尺度、材料与大环境不协调,系统的总体状态仍然是失败的。而如果个别建筑物不甚美观精巧,却与其它要素产生良好组合,总体来说,系统性能仍然是好的,只是单体建筑需要改进而已。因此,在设计时,工作人员面对如此众多的可能性,只有作出恰当的选择并通过恰当地组合才能创造出真正最优方案来,才能使古城更新保护工作的系统处于最优的状态,达到最优的效果。

       在苏州某街坊解危安居规划中,以“改造型民居”作为住宅造型的主体,即在原型制基础上,选择院落式或大天井式民居,综合地、合理地安排绿化、交通、市政等要素,在自身自由灵活的组合中,保持了城市的肌理,延续了古城传统空间形态和风貌特色,新旧建筑在风格、色彩、体量、尺度及建筑材料等方面基本上做到了协调。

       4、模型化原则

       所谓模型化原则,是指在考察比较巨大或复杂的对象时,要通过对系统进行简化并抽象成模型的办法来掌握事物内在的本质和规律。

       按照十九世纪古典主义艺术理论家奎特默莱所阐述的建筑的类型学以及模仿的理论,每一种艺术在自然中都有两种原型,即特定的原型和普通的原型,其中普通的原型(即类型)是具有某种抽象品质的“原型”,它超越了可见的物质实体范畴,而成为探索建筑本源最为根本的所在。这种建筑的本原性不仅存在于历史。而且也表现在现在乃至将来。在连续的文化背景下,“原型”作为一种模仿的对象,代表着丰富的建筑遗产以及人类千百年积累下来的最具创造性的原物。在古城保护与更新中,有了模型化手段,便能够充分挖掘这些普通的原型,

       将这些初始思维及原物展现出来,贯串到古城的更新设计中去,并形成设计思想的主线,进而由此拓延开去,可以大大地繁荣建筑创作和城市营建。

       在苏州古城保护与更新规划中,运用空间结构网络分析方法,即是使用模型研究问题的最好例证。这种分析方法值得借鉴。

刊物名:《现代城市研究》(原《城市研究》)

发表年份期数:1999年第4期总第77期

页  码:第59-61页

作者:万勇

Copyright @ 2016 365bet娱乐场网站_365bet线上娱乐城_365bet提款多久到帐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37104号-1

地 址:上海市黄浦区永嘉路35号茂名大厦19楼北座

电子信箱:urbanmemory@163.com

电话:021-64321160

传真:021-64321160

邮编:200020